码 · 咖啡

I write to help myself think 🤔

Menu Close

Month: 二月 2018

Sunday Roast #14 The Roof of the World

春节临近,带娃的节奏使得这篇文章拖到了周三的凌晨。有娃的日子确实要付出很多,牺牲很多,必然也面对一些过去并不会想到的极端挑战。然而,这也确实是一种自我反思的契机。人总是这样,需要有挑战去“演进”,无论这种挑战是主动还是被动的。这让我联想到另一个话题,那就是一个组织/公司如何去激发自己的员工不断进步?我目睹过糟糕的案例,读到过貌似有效的方法,但作为一家机构究竟如何去做?这无疑会是我们在Breakpoint将会面临的挑战。


Truck automation

卡车自动驾驶在未来必然会导致大量运输业司机失业。真的吗?

我并不试图去“评述”物流行业所面对自动驾驶带来的失业问题,只是说说由这篇文章想到的几个问题:

  1. 如何预测未来?或者说如何稍微靠谱一点地预测未来?普通的逻辑会是,既然智能、机器就是为了取代人工,提高效率,那么就会造成失业。但这个逻辑还是太粗线条,甚至于对任何行业或技术都不了解的人都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于是,即使很幸运地让我们找到了这样的行业,也无法取得任何优势。只有继续深入一个行业,了解一个复杂系统背后的运作机制,所谓系统的正反馈和负反馈机制,我们可能才会清楚自动化或者智能化,对于这个行业每个角色的实质影响。也才能稍微靠谱一点地去推断技术的影响,究竟会造成人工的过剩,还是短缺。当然,有时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惊人却是合理的,这往往才是真正的机会所在;
  2. 由此,对于投资机构的挑战在于,究竟该以多大的代价来判断方向或未来?赌赛道还是赌人呢?这就好像是投资人在自问,对于预测未来,究竟是我靠谱,还是创业者靠谱。当然,这里没有绝对的答案,而需要结合机构本身的特点和定位。只不过作为投资机构来说,重要的是清楚自己究竟“几斤几两”,你的所谓预测,究竟是一种粗线条的巧合,还是更细致缜密落地的洞察?就我所见,多数早期机构其实把巧合的结果当做了自身的洞见而忘乎所以了;
  3. 这还是回到了Peter Thiel在Zero To One里提到了那个重要的问题:

“What important truth do very few people agree with you on?”

   作为投资机构,同样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Cutting the Gordian Knot

Your actions will be far more important than your intellect over your investment lifetime.

我始终记得多年前百姓网CEO王建硕曾经说的那句话:创业中所有的问题都是心理问题。没错,当我们来做Breakpoint时,发现自己的内心给自己划出的无形的界限才是最大的阻碍。这也是为何在从业大约3年后,从试图获取更多创业“技巧”知识转向了获取更多心理学知识,特别是认知心理学,也是因此我也从简单的分析创业项目的模式问题,转向了着重理解创始人的个人背景经历对其认知和行为的影响。

而我也发现,长期试图理解创始人的这个过程,让我能够综合这些经验来反向观察自己。虽然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我也确实发现,“自知之明”这件事极其重要,重要到虽然本性难移,但有自知之明却能让人更理性地面对自身的问题,并更好地做出决策,来缓解本性中必然存在的弱点。这其实就回到了这篇文章,行动力,或者在投资上最突出的就是决策力远比你的智商重要,因为决策力需要的是战胜情绪(无论是恐惧、贪婪、脆弱、自负等等)影响的理性,而不仅仅是知识层面的理解。

在投资这个行业,无论是一级,二级,早期,PE,很多人都非常聪明,大多数人都缺乏战胜情绪的智慧。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合适的描述。至于我自己,必然还在这其中挣扎着寻求“理性的智慧之光”吧😉

Sunday Roast #13 The Brink of Disaster

很不凑巧,这一周的标题正好碰上了The Brink of Disaster(怪就怪Doctor Who的编剧吧),让我想起几天前加密货币的大跌。更不凑巧的是偏偏这周有一篇关于ICO的文章拿来分享。只想说,这真的只是个巧合。


8 Questions Every Company Has to Answer Before Doing an ICO

好吧,终于不能免俗,这是一篇关于区块链的文章。可能是因为之前在老东家时投资了imToken,很多人会想到问我关于币价、关于ICO等等,可惜基本上我从来不给任何建议。一方面我并不关心币价走势,另一方面99%的ICO很明显都是用来割韭菜的。

或许我只能说,如果考虑我们自身的投资风格和对长期的基本理念,现在并不是做严肃投资的好时机。什么是好时机呢?2016年我们低成本投资imToken,承担高风险时,是好时机,这是一种可以持续稳定把握机会并有所收获的方式。可惜人们只看到了结果,却并不能去理解当时决策的环境,也就无法以此来对比现在的投资环境了。

牌局上有句话,如果你认不出牌桌上谁是那个白痴,那么你就是那个白痴。你觉得只要自己不是最后一波韭菜就好,我想瓮中捉鳖的设局者早在默默地看着你笑了。

当然,我说这些绝不是在看空区块链这个行业,加密货币的价值,以及ICO这种创新的融资形式(虽然需要很多改进),相反,从行业来说,我个人恐怕是最坚定的看多者之一。哪怕币价大跌90%,我也依然坚信其长期价值。我们一定会继续投资于这个领域,只是我们不想在这个节点去凑热闹,这不符合我们的投资逻辑。

当然,直接促使我分享这篇文章的,还是因为近期有一些增长乏力,或者找不到明确方向的创业者来询问如何ICO的事情,我能说的,或许和以下几点没有太大区别:

  1. Is the blockchain solution solving a real problem that exists that cannot be solved with traditional technology?
  2. Is traditional tech an okay solution, but a blockchain networked solution better for some reason? Is there a strategic business reason that is QUANTIFIABLE which is crying out for blockchain?
  3. What are the costs to your company? Do you have the resources? Will it hurt top-line revenue and can you survive if the effort fails?
  4. What happens to your company if the entire crypto market craters and every crypto is worthless? Is blockchain the best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and will customers be willing to pay you for it?
  5. What happens to your team if the market craters? Or, if it goes even higher? Will they leave?
  6. Are you utilizing the network effects that come with blockchain to strategic advantage? Or is it simply totally private and controlled?
  7. How are you going to account for tokens, cash, revenues and expenses on the financial statements?
  8. Governance? You better have a handle on it before doing an ICO.

我知道多数想着ICO的团队不过是期望着走出困境或迷茫而一夜暴富,而韭菜们也等着鸡犬升天,这些建议在现在的环境下实在显得不合时宜、格格不入,但我觉得这几条或许也能成为我们自己考察区块链项目的基础性问题。

没想到我这条Tweet刚发出去没几个小时,币价暴跌。


The Thin Line Between Bold and Reckless

The Theory of Maybes

这两篇文章其实都再次说到了我不厌其烦提到的一个主题:投资的随机过程与概率性。我不再讨论这个特征本身,而是引用这两篇文章针对这种特征所提出的建议:

Focus less on case studies and more on broad patterns. 案例分析可能是危险的,因为单个案例的情况很可能并不具备普遍性。你不能把Facebook分析一番后,就总结一份手册使得每家公司都能成为Facebook。所以对于投资机构来说,该如何复盘呢?或者,以怎样的心态进行复盘?

Accept that strategies expire. 投资策略也会有时效。这个可能在任何一个投资市场都是如此,越多的人使用同一投资策略,它的效果就越差。比起了解别人的投资策略,更重要的还是了解策略背后的逻辑来自哪里。

There’s more to learn from people who endured risk than those who seemingly conquered it. 在这行,看似很成功的人你很难分清运气的成分。相反,那些经历了失误还能活下来的人或许更值得了解他们的故事。毕竟,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那些挨了刀还能活着讲出自己故事的人,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或许比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成功人士更有趣。

Getting comfortable with maybe requires two things: Humility, and room for error. 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有两件事是必须的。其一是谦逊,因为有太多你并不知道,或者你知道你不知道(我就说的这个意思),谦逊是充分认知风险的基础;其二是容错,要有机制为决策可能出现的错误提供足够的余地,因为,你一定会犯错。


It’s Hard To Predict How You’ll Respond To Risk

人的认知能力是很有意思的话题。特别是当它涉及到投资时,当它涉及到金钱时,就会被不成比例地放大。

我们可以在这里大谈特谈理性投资,如何冷静客观面对风险,如何高抛低吸,如何保持纪律性。然而,我们在此的所有讨论其实隔离了事情发生时的context,也就是面对风险时的自我情绪以及周遭环境的影响,这不是我们在这里纸上谈兵时可以真正体会到的。所以这篇文章让我觉得最有助益的一句话就是:

One of my favorite ideas is that people should read more history and fewer forecasts. That’s not just true about business and investing topics, but for ourselves as well.

不要过高估计自己面对风险时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