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和阿布聊到跟进很久的一个项目,过程中大家感慨创始人接收的信息太多,选项太多,导致看似能做的事情太多时,并不是一件好事儿。于是,当我恰好读到下面这段话,不禁又想起和阿布的对话。

The game in startups is survival and getting to the next level. At the earliest stage, founders are often confronted with lots of choices. It feels like the startup is Shamwow-is there anything it can’t do? Stay intensely focused on doing one thing great. Get to the next level. As the company matures, it will get more breadth and more capital and then it can start to take on other projects.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因为创始人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然而仔细想想,情况并非如此。从我理解,最核心的原因还是在于创始人没有能够真正地解决核心用户的痛点问题。于是在分析了自己缺乏的资源后,就开始琢磨怎么通过先去做另一件事儿,来补足当前缺乏的资源。这似乎是非常合乎逻辑的选择,但潜伏着自己很容易忽视的陷阱,那就是另一件事儿往往是自己并不具备最核心的能力/资源,更别提要把它做到足够好,以补齐缺乏的资源。

为什么呢?从逻辑上来说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理性创业的切入点往往是斟酌后自己认为在能力和资源上最能够支撑自己的一件事儿,所以主业往往意味着能力和资源最契合也最有优势的事情。相对而言,其他的事情往往匹配度就不那么高了,否则为何不选择匹配度最高的事情开始做呢?

于是,我们就会看到在这个本就“捉襟见肘”的初创阶段,团队再分流资金、人员、时间、精力到一个其实并没有那么强核心竞争力的事情上,同事还要寄希望于它的运转能够反哺主业。其实这就陷入更离谱的一种境地,就好像田忌赛马的反例,不但没能能用实力最强的马赢得比赛,反而寄希望于用更逊色的马取得关键胜利。

事实上,这里的问题至少有两面:一方面,我们可能没有用自己最核心的能力和资源去解决一个最合适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可能在一件事上“死磕”得不够。需要提醒一点的是,这两方面并不是互斥的。

前一种情况往往是因为创始人觉得自己看到了“诱人”的市场机会,却没有很好地评估自己的核心能力与资源。很可能这个阶段你所能极致的去做成的一件事情,并不是你认为最“诱人”的事情。这在过去六年,我也见过很多这样的团队,市场再大,与你无关。

后一种情况总是让我想到那些看起来最聪明的人,他们不愿直面困难,不愿沉下心去钻研打磨,而希望能够找到捷径,找到“窍门”,找到快速致富的“金坷垃”。他们往往看起来就像烂俗的那句话:在战术上勤奋,在战略上懒惰。因为他们觉得只有忙才证明事情在推进,但总是忙着试图在自己的舒适区里去解决难受的问题。

于是,这似乎把我们引入到关于专注,关于聚焦,关于极致的老路。我总会想起极验验证的吴渊曾经对我说的话,那时我们作为种子投资,以20万8%的价格对当时这个只有2个人的小团队进行了投资。拿到红杉B轮的投资后,他回过头来告诉我,虽然当初拿到的种子资金远低于他们当时的预期(100万),但某种意义上反而帮助了他们,因为当时他们心里有太多想法希望在拿到钱后去实现,但当手上的资金只有20万时,他们必须考虑什么才是最核心最重要的,从客户需求来说,也是从自己最重要的能力与资源来说。这是非常现实的抉择问题。

与之相反,我们忘了其实有太多因为融钱过多,选项过多,陷入自我迷茫后消失在人们视野的高光项目。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这不是坏事,但你要学会控制它(是的,这TM真的很难。然而正是艰难的事情被你克服了,才会对你自己,对和你打交道的人,对你的企业,对你的客户,有真正的价值。不是吗?)。

所以,很抱歉我骗了你,虽然标题我说你是选项太多,实际上是你“太聪明”而没想清一个可能是基本的问题:结合自己最核心能力与资源,最重要的那件事是什么,并不惜一切代价的去直面解决相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