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了2000多道题,结果基金从业考试一门77,一门82。所以除非你真的要证券从业,否则还是别花时间、经历和金钱去买教材看书啥的了,淘宝搜索一个叫做“91速过”的软件就好了。我这是基于自身体验的结果安利产品,童叟无欺😉


Startup Mortality: What End-of-Life Care Teaches Us About Startup Failure

A founder’s greatest strength is their resolve — their ability to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Yet at the same time, their greatest weakness is that they sometimes just don’t know when to quit.

坚韧与灵活对创业者来说是最难以把握的抉择,因为你永远都可以听到两面的故事:一个创业者因为他异乎寻常的坚持而最终收获了成功;一个创业者因为他及时地调整了方向而最终收获了成功。你应该相信哪一个?

当你想要放弃时,是该再坚持一会儿?还是做出改变?这似乎是个只能在事后才能评价的问题。当我们看到那些成功者的结果,我们会归因于这些显性因素:

是的,他们有韧劲在极度困难的时期坚持了下来……

或者,

是的,他们发挥了充分的灵活性调整了方向生存了下来……

这往往是我们去总结一些事物时掉入的陷阱,也就是所谓幸存者偏见,以及确认偏见。毕竟我们讨厌复杂,我们希望简单的解释。

当然,这篇文章并不是讨论如何坚持。而是该不该结束,该怎样结束。

Andrew Lee描述了他结束自己创业公司Esper的思考和一些建议。这些思考和建议的来源,则是一本探讨人类衰老与死亡的书——《最好的告别》。我在今年2月有幸读到了这本书,那确实是一种对心灵的触动,让你思考生命的意义,人之所以为人,人性的脆弱与美好,自私与伟大,个体与家庭、科学与人性等等。

事实上,无论我们在从事怎样的一种事业,下面的问题都值得在安静地独处下扪心自问:

What is y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situation and its potential outcomes?

What are you fears and what are your hopes?

What trade-offs you are willing to make and not willing to make?

What is the course of action that best serves this understanding?


Why We Need More Etsys

Etsy的上市引发了很多讨论,相关的文章有很多。这一篇文章我想,或许值得回味的,在于John Battelle提到如今所谓独角兽的商业模式是否已然崩溃,理由是:

  • 平台寡头们相当擅长辨识十亿美金以上的机会/威胁,他们很干脆的通过收购来进入新兴市场;
  • 而风投如今的商业模式是分散投资数十个项目,寄希望于其中一两个项目能为整个基金回本甚至赚钱,而其他的项目基本属于放弃;
  • 回本项目就是这些所谓数十亿估值的“独角兽”;
  • IPO自然是独角兽真正能让独角兽回本的最优解,而并购则很难实现近似的效果,毕竟如Instagram或Whatsapp实属个例,原因就在于……
  • 平台寡头们实在擅长辨识潜在的巨头而早早地将其纳入麾下,基金级别的回报越来越难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的话,意味着什么呢?我想或许意味着:
  1. 严格控制投资成本;
  2. 更加辛勤而艰苦的投入;
  3. 更具综合性和挑战性的能力要求。

这样,在一个可能并不是像Peter Thiel在2013年所说的“Power Law”的模式下,才有持续盈利的机会。

所以,这又回到一个基础性的问题,Power Law失效了吗?还是它的有效性随着整个市场环境的变化,其作用的范围或者前提会变得明显,或者说是局限起来呢?或许只有当我们看到更多在某种意义上打破Power Law,而能够提供LP稳定回报的基金时,才能有所结论吧。然而,无疑这篇文章带来的思考是非常有趣,甚至会决定我们该如何形成自身的投资逻辑与框架。

至于Etsy的上市,资本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我个人还是认为从个案去评判正面或负面其实意义不大,而从更宏观的整体去看资本是否为整个社会创造了价值,还是浪费了更大的资源来考量资本本身存在的意义,或许才是更有说服力的。毕竟就像起那一篇文章里提到的,你最大的优势,也会是你最大的劣势。There’s no silver bullet。我们不应该预期一件事物绝对的好,或绝对的坏。


Managers Must Be Insane To Brainstorm In Groups

Participants in interactive brainstorming groups rated their performance quite favorably…[and] felt that interactive group brainstorming was more productive than individual brainstorming…However, actual performance data [showed] …interactive groups generated fewer distinct ideas.

我一直觉得自己所经历过的绝大多数小组头脑风暴是浪费时间,没想到真有研究结果来佐证这件事儿。过去我曾想,或许是Facilitator这个角色很难扮演好,然而似乎这种形式本身的社会性就会导致其产生创造性想法的可能性并没有我们认为的那么高。可惜越是使用这种方法的人,就越会认为这种方法更有效,这似乎又成了难以打破的僵局。

所以如果你喜欢用这种方式进行内部讨论,或许可以读读这篇文章,然后尝试一些其他方式,看看是否会有更好的方法来帮助到团队寻找创造性和突破性的解决方法。


We’re All Innocently Out of Touch

Current [investment] beliefs depend on the realizations experienced in the past.

我想这里最核心一点,就是与其困惑于为何别人与自己的观点不同,不如询问并发掘对方经历过什么而导致了与自己不同的观点。投资如果是个概率随机性很强的事情,那么为了最大化你命中的概率,需要的,其实是包容更多其他“正确”的可能性,而降低自己“错误”的可能性,这也就意味着,你需要不断提醒自己所形成的理解事物的角度和方法源自自己有限的知识与经历对事物形成的认知,不断去理解并融入自己认知之外的东西。

然而读再多书本知识,想去跨越两个人由于经历不同而形成的认知差异是困难的,所以做我们这行,依然必须要去面对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所以我才说,做投资重要的并不是说No的时候,而是说Yes的时候。毕竟去否定一个与你认知有分歧的人是本能式的容易的事情,而挑战自己的认知,而去下注超越你经历以外的事物,则真正需要除了沟通、逻辑、共情外的勇气,这或许才是做投资最关键的那一点,说Yes的决断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