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临近,带娃的节奏使得这篇文章拖到了周三的凌晨。有娃的日子确实要付出很多,牺牲很多,必然也面对一些过去并不会想到的极端挑战。然而,这也确实是一种自我反思的契机。人总是这样,需要有挑战去“演进”,无论这种挑战是主动还是被动的。这让我联想到另一个话题,那就是一个组织/公司如何去激发自己的员工不断进步?我目睹过糟糕的案例,读到过貌似有效的方法,但作为一家机构究竟如何去做?这无疑会是我们在Breakpoint将会面临的挑战。


Truck automation

卡车自动驾驶在未来必然会导致大量运输业司机失业。真的吗?

我并不试图去“评述”物流行业所面对自动驾驶带来的失业问题,只是说说由这篇文章想到的几个问题:

  1. 如何预测未来?或者说如何稍微靠谱一点地预测未来?普通的逻辑会是,既然智能、机器就是为了取代人工,提高效率,那么就会造成失业。但这个逻辑还是太粗线条,甚至于对任何行业或技术都不了解的人都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于是,即使很幸运地让我们找到了这样的行业,也无法取得任何优势。只有继续深入一个行业,了解一个复杂系统背后的运作机制,所谓系统的正反馈和负反馈机制,我们可能才会清楚自动化或者智能化,对于这个行业每个角色的实质影响。也才能稍微靠谱一点地去推断技术的影响,究竟会造成人工的过剩,还是短缺。当然,有时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惊人却是合理的,这往往才是真正的机会所在;
  2. 由此,对于投资机构的挑战在于,究竟该以多大的代价来判断方向或未来?赌赛道还是赌人呢?这就好像是投资人在自问,对于预测未来,究竟是我靠谱,还是创业者靠谱。当然,这里没有绝对的答案,而需要结合机构本身的特点和定位。只不过作为投资机构来说,重要的是清楚自己究竟“几斤几两”,你的所谓预测,究竟是一种粗线条的巧合,还是更细致缜密落地的洞察?就我所见,多数早期机构其实把巧合的结果当做了自身的洞见而忘乎所以了;
  3. 这还是回到了Peter Thiel在Zero To One里提到了那个重要的问题:

“What important truth do very few people agree with you on?”

   作为投资机构,同样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Cutting the Gordian Knot

Your actions will be far more important than your intellect over your investment lifetime.

我始终记得多年前百姓网CEO王建硕曾经说的那句话:创业中所有的问题都是心理问题。没错,当我们来做Breakpoint时,发现自己的内心给自己划出的无形的界限才是最大的阻碍。这也是为何在从业大约3年后,从试图获取更多创业“技巧”知识转向了获取更多心理学知识,特别是认知心理学,也是因此我也从简单的分析创业项目的模式问题,转向了着重理解创始人的个人背景经历对其认知和行为的影响。

而我也发现,长期试图理解创始人的这个过程,让我能够综合这些经验来反向观察自己。虽然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我也确实发现,“自知之明”这件事极其重要,重要到虽然本性难移,但有自知之明却能让人更理性地面对自身的问题,并更好地做出决策,来缓解本性中必然存在的弱点。这其实就回到了这篇文章,行动力,或者在投资上最突出的就是决策力远比你的智商重要,因为决策力需要的是战胜情绪(无论是恐惧、贪婪、脆弱、自负等等)影响的理性,而不仅仅是知识层面的理解。

在投资这个行业,无论是一级,二级,早期,PE,很多人都非常聪明,大多数人都缺乏战胜情绪的智慧。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合适的描述。至于我自己,必然还在这其中挣扎着寻求“理性的智慧之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