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咖啡

I write to help myself think.

Sunday roast #21 The Sea of Death

猪年大吉!Let’s just get started.


Ghosts and Ancestors

Will we be ghosts or ancestors to our children. As ghosts, we haunt them with our mistakes and burdens; as ancestors, we free them from our flaws and walk alongside (or behind them) and help them find their own way.

Andy Weissman

“鬼魂”?“祖先”?

作为新晋家长,这会是缠绕在我心头的一个问题。对自己的女儿,究竟该如何才能帮助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而不是因为自己的错误或负担在他们留下潜意识里的隐患。这是一件令人略感诚惶诚恐的事情。

不过我们不是在这里探讨儿童教育问题。但如果延伸到针对创始人的coaching问题,这里面或许存在相通性,即我一直认为,面对创始人的问题,我们在交流中会存在两种可能性:

  1. 我们心有答案时,如何与创始人交流?直接的答案?还是更多的引导好让他们有更多更深的认知,而非直接可用的答案?
  2. 当我们没有答案时,如何有效地帮助到创始人?

这令我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所谓“干货”。很多创始人就要现成的答案来解决问题,没时间和你拐弯抹角。这对创业的人来说当然可以理解。但我们都还清楚另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想,这里最大的问题,是出在我们这些声称陪伴创始人成长,value added的投资人,要么我们不懂问题却要不懂装懂,自然得用花言巧语来掩盖自己没有“干货”的事实,要么我们自有答案,且认为这就是唯一正确的答案。而真正能够有方法对创业者coaching的投资人少之又少。这其实并不对一个健康的创业生态有益。


Investors Have to Sell Stocks Too

While the investors display clear skill in buying, their selling decisions underperform substantially… In contrast, selling decisions not only fail to beat a no-skill strategy of selling another randomly chosen asset from the portfolio, they consistently underperform it by substantial amounts.

Klakow Akepanidtaworn, Rick Di Mascio, Alex Imas and Lawrence Schmidt

很多职业投资人具备了选择投资标的的专业能力,却没有出售资产的能力。似乎这一点并不仅仅突出存在于早期股权投资,即时是信息透明得多、流动性也好得多的二级市场也是如此。

这篇文章让我再次想到机构的退出的问题。这在我看来也是几年前早期投资热潮衰退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没有能力退出。

早期投资机构如何更好的实现退出?或许这篇文章提到的论文可以给我们一些提示。当我们对投资标的的买入(投资)进行大量分析,在关键指标上收集收据,做出判断后,我们是否针对资产的卖出(退出)进行过类似的行为呢?或许这能给我们一点启示。


发霉两月,晾晒一天。为杭州难得的短暂阳光欢呼!

阳光下滨江

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Theme by Hacker
© 2019 王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