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咖啡

I write to help myself think.

碎碎念-20190708

花了一个周末读完《永恒的终结》,几点想法:

  • 核能是人类能源问题的出路,害怕它潜在的风险,可能引发未来更大的危机,以及错失更多的发展可能性。对核能的意义,Peter Thiel也有类似的判断,也用实际的投资来支持人类对安全廉价核能的研发。如有机会,我也希望未来能支持核能更安全高效利用的研发。
  • 谁有权力来决定什么是对人类来说最好的未来?甚至于谁有权力决定什么是对一个人来说最好的选择?这个想法延申到自己身上,就是我该如何引导自己的女儿迎接她的人生之路?阿西莫夫的想法恐怕是希望让人类能够为自己期望的未来自由发展,拥抱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某一群人所定义的“幸福”为标准答案。而这种可能性就回到了前一点上,承担风险去探索未知,才有机会看到更大的世界,才有可能看到选项。
  • 读到隐藏世纪的时候,想到了漫威的奇异博士,也让我想到早期投资这件事儿。有时候我也在想他们似乎都有一个相似点:上帝视角。我们去看一个创始人,一个项目时,也会附加自己过去的经验,对经济环境的理解,对社会发展趋势的判断等,去假设未来的各种可能性,而创始人的成长和项目的发展在各种可能的场景下会有怎样的前景,在我们的脑海里也有多样的可能性。就好像我们也看到各个平行世界的分叉点里这个项目的未来,只是我们无法去计算每种未来场景实现的可能性。我们无法像隐藏世纪的人们,或者永恒之人穿梭于时空间去创造改革影响结果。我们的工作就是在预判未来的同时加上一个赌注。
  • 人类自身进化的放缓甚至停滞。我不确定这是否是我们现在可以下结论的事情。表面上看我们的生物能力似乎在有了智人后,就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变化,但我感觉我们还是停留在对外部形态上的判断,我不清楚在更加微观的层面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是否还是在发生着变化。看起来人类对环境的改造能力越来越强,让我们不需要再因为环境的剧变而面对生存挑战,从而降低了对自身生物体征上改变的需求,凡是变异都被相对稳定的环境淘汰了。温和的人性诉求取代了残酷的筛选(例如相传斯巴达人将有生理缺陷的婴儿丢下悬崖),使得并没有哪种特别的变异能够在普世大爱的环境下脱颖而出围剿其他凡夫俗子。说这种话有些精英主义的意味,但我觉得即使是被诟病的精英主义都没有极端到让物竞天择的进化规律能够影响到人类社会的演变。所以,我想说的是,变异是基因生存的一种固有机制,它在通过个体不断发生,并影响到个人,但从整个社会角度,决定一个人生存质量的因素变得越来越丰富,很难存在单一元素造成的“严酷”环境去把其他非变异的群体淘汰,所以即使少数人能够脱颖而出,文化社会环境也不足以影响到整个人类群体向那个方向演化。
  • 以上是读完《永恒的终结》产生的主要想法。更琐碎的想法,例如这些科幻作家对人类命运的责任感,对人性复杂的思考等待其实是贯穿几乎所有科幻作品的,就不多记录与此了。

自从15年和老婆生活在一起后,就被她带入了综艺的坑。一开始是陪她看《跑男》,不过很快就转移阵地,成了《极限挑战》的死忠,接着又追随着黄磊开始了《向往的生活》。虽然也是看了4年的综艺,然而我始终认为《极限挑战》前四季,特别是导演严敏是这个圈子里的“异类”,完全不典型,并不代表整个行业的状况。真正让我对国内综艺产生大改观的还是今年的两个综艺:《乐队的夏天》和《这就是街舞》(而于此同时,换了导演的《极限挑战》则活成了它自己鄙视的样子)。

  • 在我的理解里,这两个综艺最重要的共同点在于努力让非主流的文化能够被更多人了解,让那些不为大众知晓的有才华的人能够得到更多的认同与赞赏。实际上背后更大的意义还在于让更多不同的人生道路被认知被理解,让更多的人了解有不同的人生选择可以去尝试,而当有更多的人愿意去理解,愿意去关注,愿意去尝试,实际上这些不同的道路也会变得越来越宽广,机会也会越来越多,我们,我们的孩子也能有更多人生的选择去适合他们的天赋、兴趣和才能。我相信还有更多行业更多的亚文化值得去了解,值得被更多人认知,这些都是一种人生的契机,一种生命的可能性,当我们作为社会接受得越多,那么不同人生得到“绽放”的机会也越多。这其实也契合前面提到阿西莫夫关于人类未来的憧憬,我们需要让每个人去做适合他的事情,让他得到属于他的幸福,发挥他最大的能量和价值。这是我看到这两个节目时最大的感触,因为我目睹了过去在我视线以外的才华在发光。
  • 虽然难以谈得上完全的原创,但用心的制作,和对内容质量的努力是我认为这个行业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不再完全靠流量明显和纯粹的搞笑、煽情等来吸引关注,而回归到内容本身的质量上,无论是歌手的创作改变能力,还是舞者的即兴表演能力,都把基本的技术和对艺术的理解作为考验的核心,在此基础上再去运营话题等,才不至于令人反感或食之无味。我期待国内如此可能偏娱乐向综艺能坚实地发展起来,对于年轻一代人其实是积极正面的东西。我会很乐意让我女儿去看这样的节目,而不是那些流量明星凑数的节目。

最近开始重读Ray Dalio的《原则》,作为去年的畅销书我一直没有读,部分原因是在那之前我就读过他发布在网上英文版PDF,所以总觉得没必要马上再读一遍。最近看着老婆买来的中文版放在书架上积灰,就想着随意翻翻,没想到发现书里的内容比之前看到英文PDF要丰富许多,于是就这么读了起来。

  • 之前的版本里并没有Ray关于桥水发展的详细描述。读过之后不得不由衷赞叹他在数据驱动这件事情上的极致态度与方法。在一个所谓大数据、算法等还没概念,计算机性能和普及都很初级的阶段就以这样的思路与方法去构建自身独特的决策系统,并通过不断的收集、测试、改进而最终形成独一无二的系统化的投资机构,实在令人羡慕钦佩,而且对于这套系统的强大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这是我在第一次读《原则》时没有的感受;
  • 系统终归是工具,必须有相得益彰的人来发挥它的作用,特别是当你需要依靠它作为输出来辅助你的关键决策时,这不仅影响到决策质量,也会反过来决定系统改善的质量。Ray提到了他对桥水员工的要求严苛,当然出发点是他对自己原则的严格遵循,他的系统与他的原则确实相辅相成,而这些原则也如一个机器系统一般,是不近人情,直击人性弱点的,也就难怪他在面对员工管理时会遇到困境;
  • 单一的投资某类型的产品确实存在系统风险,这也让我反思自己的惰性、眼界,不自信和自闭。专注早期的股权投资很好,但是跳出来反观更广阔的资产管理来说,这样的配置显然是单薄的,承担了巨大的风险,而没有相对应的风险控制对冲的机制和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注定它是资管里一个配置选项,而且考虑其风险程度,也只会是一个小体量的行业;
  • 参考Ray的经历,专攻大宗期货、其后跨境外汇,建立垂直领域独特性,并遇到环境机遇崛起后,把核心竞争力延展到投资的其他领域,这个核心竞争力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大规模的数据,建模,测试反馈,改善。形成覆盖多投资领域的一整套获利与抗风险并重的系统。我的问题就在于进入一个上升期的领域,稍有一点核心能力,却没有形成系统性的机制来巩固这样的能力,缺乏沉淀,难以形成有效反馈(虽然这也是整个行业长周期的一个问题),也就无法完成一个完整的循环去更新巩固曾经建立起来的优势;
  • 反思我自己以『专注』为借口,没有以更广的视角来考察自己所处的行业及其位置,实际上局限了长期来看自我职业生涯的规划,甚至影响到在这个小领域内对其他角色的认知理解,从而也就局限了自己短期来看基础能力的全面性。
  • Ray强调一切都在往复循环,很多事情都曾经发生过。经济周期也好,债务周期也好,金融周期也好,在过往百年的历史都在不停的运作着,只是我们有限的职业生涯无法让我们看到经历所有的状况。这突出的让我想到中国的早期投资行业,以及它有限的积淀。宝贵的经验可能只在极少数有二十年以上从业经验的人大脑里,他们的投资生涯伴随了中国经济漫长而复杂的历程。可是这些是无人站出来分享的,而我们也就只能重新积累。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是否能做点什么,从而为行业积累点什么吗?
  • 最后一点就是我没有在过去几年利用好曾经的编程能力,真是让自己觉得浪费。在我看来,还是没有在自己的事业上花上足够的心思去想问题,找解决方案。现在我在试图换个视角来全面审视自己的优点、弱势和职业生涯,重新上路。

《长安十二时辰》是我今年看的第二部国产剧,也是我迄今看过的少数(应该能用十只手指数过来)国产剧之一,说来也奇怪,上一部也出现在今年:《都挺好》。这是否意味着国产剧制作水平的全面提升?不好说,毕竟我一直对这几年火热的各种宫斗古装剧无感。

  • 作为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对《长安十二时辰》的突出印象就是:大数据、通讯技术、以及信息加密编解码。就顺便感叹一下技术推动社会发展吧。不愧是当时天下第一的城市,刚看的时候快被这先进技术吓尿~
  • 制作用心程度可见一斑。虽然我对历史没有什么深刻见解,但看到B站上各种对电视剧中全方位的解读,就足见剧组花了多大心思来处理作品的每个细节。一部剧能够普及如此众多的历史文化知识,让观众重新梳理对历史时代的认知,激起很多人对历史的兴趣与民族文化的好奇,这对于文化的认知与传承也是莫大的功德了。

其他迷思:

  • B站的未来向何处去?它可能发展为Youtube吗?我是认为除非整个产品做彻底的改变,否则二次元的属性会成为这一方向的阻碍。可能发展为Disney吗?成为所有年龄层的童话世界?明显现在上升的内容与此定位不符。这能给中国的Youtube留下发展空间吗?我更相信是没有更合适的产品出现来竞争B站上的非二次元的Up主们,这是否是个创业机会呢?没想清楚。
  • 保险与医疗。这在我的理解里是个结构化的机会,只是政策时机无法预期,而政策风险的浑水又十分艰险,入门都有高门槛。所以一旦分析清楚利益链条和关键节点,但凡有机会就必须要去赌(这也不知是哪来的自信)。
  •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技术的发展和金融的发达,从根本的教育资源和资本资源上对人群做了区隔。贫穷的人在技术的习得和资金的获取上的机会将越来越少。那么我们将财富进行更剧烈的再分配呢?一方面会打压最主要的财富创造者,一方面也会流失这一群人选择对他们政策更好的地方。所以这会让财富再分配陷入僵局。作为一个社会能做什么?我并不认为体现贫富差距是核心问题,强行去抹平这种差距只会适得其反。而且这种差距在我的理解里可以是良性的。只是在教育资源和机会上需要为劣势的人群提供更多帮助。让他们在技能、眼界和品格上有更平等机会去努力和奋斗。在此不讨论所谓原生家庭的影响和个人品性的差异,这不是社会的问题,而是个人对自身的负责态度。
  • 我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但我觉得整个社会有一种『精细化』运作的趋势。

这碎碎念实在冗长,也来不及添加图片链接,不成系统,仅作为近期思绪备忘。一口气写到半夜,略饿,是否该去楼下711买点吃的……

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Theme by Hacker
© 2019 王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