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咖啡

I write to help myself think.

读书笔记-《原则》-0

原则

之前在碎碎念-20190708提及阅读《原则》这本书的一些感想,这里分三部分把我对这本书跟系统的理解记录下来,分别对应书中划分的三个部分。以下是对第一部分的个人理解和一些我认为需要摘抄的内容。

如Ray自己所述,第一部分为整本书罗列的所有原则提供了背景和缘起,更像一部精简的个人自传。我想这个部分可以分为这样几个层次来理解Ray的逻辑:

从最宏观的层面上说,Ray反复提到所有的事物都曾经上演,之所以有令我们惊奇的事情发生,只是因为作为个人我们经历的事物十分有限。实际上Ray开始将『每次的遭遇视为类似情景的重演』。这听起来就仿佛在讲述一种轮回,一种超越了个人生命限度的轮回。在这样的大框架下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如果一切都是一场『轮回』。痛苦、幸福、成功、失败意味着什么?似乎我们已经在佛法的边缘来回试探了。

实际上Ray的感悟在我看来是很符合禅宗精神的:

我逐渐明白,我的遭遇是对我的个性和创造力的考验。我逐渐领悟到,在一个如此伟大的系统里,我不过是渺小的匆匆过客,因此知道如何与这个系统良好互动,对我和系统都是有益的。
我不会感觉沮丧或透不过气,而是把痛苦视为大自然的提醒,告诉我有一些重要的东西需要去学习。体验痛苦,然后探索大自然希望通过痛苦给我什么教益,开始成为我的一项游戏。生活总会有顺境和逆境,努力拼搏并不只会让你的顺境变得更好,还会让你的逆境变得不那么糟糕。我至今仍在苦拼,我将这么做下去直到离世,因为就算我想躲避,痛苦也会早上我。

简言之,成功作为目标是奋斗的动力,但生命的意义和幸福其实在于奋斗的过程,在于付出的一点一滴以及对自我个性和创造力的不断领悟和确认的过程。失败的痛苦是这个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组成,因为这些挫折不是对你的否定,而是告诉我们努力的方向。

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Ray,投资是一条路径,一种工具,借此去完成一项毕生的自我修行。难度不是很禅宗吗?

于是由此作为发端,我们就可以梳理更细节层面上Ray的诸多感悟与总结了。

首先当我们确立了一个框架后,第一个问题在于我们将选择以什么作为路径或工具来辅助人生的修行。这取决于我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现实能力与环境究竟怎样?两相结合我们才能分析判断该选取怎样的路径去达成。

这就涉及三个问题。

第一个我们究竟想要什么?这件事情不是别人可以告诉我们的,而且往往也会在追寻一个事物/梦想的过程中发生改变。讨论每个人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恐怕是徒劳的。我们自己若在此问题上迷茫,恐怕需要反思的自己过往的思考、沉淀与努力不够,荒废太多。

第二个则是这本书的重点,如何弄清和面对现实。这个是在下一个层次继续展开的内容。

第三个,就是当我们有目标,也知道自己所处的境地时,应该选择怎样的道路去改变现实,从而接近目标呢?我们可能选择创业,选择深造,选择就业等等,因为我们可能需要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可能需要认识一些新的人,可能需要回头反思一下过往的人生,可能需要先养活自己和家人,无论是怎样的道路,恐怕都无法在此穷举,也无法简单的去评判对错合理。

那么当第一个和第三个问题都是极其个性化,与每个人具体情况密切相关而不具备整体讨论的价值时,我们再聚焦到第二个问题:如何认知和面对现实。

事实上这个问题可以分为四个方面,认知自我的现实,认知环境的现实,面对自我的现实,面对环境的现实。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认知』我所指的是收集、分析和理解信息的过程,而『面对』指的是以怎样的心态和方法来处理甚至改变现状,使得我们对现实的认知能够不断被主动的更新,并朝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发展。所以前者更多与综合分析有关,后者更多的会与决策行动有关。

关于认知这件事情,特别是对自我,和身边环境的认知,想要做到完全客观是非常困难,甚至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们如何跳出自我去观察评价自己?而我们对世界的理解直白的说就是我们解除有限的那个小环境,这个环境依照我们理解的逻辑运行,我们难以知觉他人眼中世界的模样,就更别提一个所谓完全客观世界究竟是怎样。我们想想光是经济运行方式的理解上,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们之间就划分了多少个学派在争论。谁对谁错呢?古典经济学,凯恩斯学派,奥地利经济学派,新古典,新凯恩斯,经济周期往复不断,主流学派的地位也摇摆不定。

而对认知这件事的态度,特别是自我认知,我认为是Ray所有观点的核心:更彻底地客观认识自我是一切行动的前提。当我们具备良好的心态接受一个绝不完美的自我,清楚自我的擅长与局限,并对此毫无讳言时,就可以顺畅地理解Ray所列举的所有原则,包括桥水公司的文化来源、公司架构和人员关系等。

如何提高自我认知?Ray在第一部分提到两种方式,一个是内在的反思,也就是他提到的如冥想这种或许源自印度教或者佛教的练习;另一个就是寻求他人的反馈,特别是与自己观点不同的聪明人。说到冥想,我可以推荐Youtube视频,是咏给·明就·多杰仁波切(也就是《根道果》这本书的作者)在2011年发布的一段关于如何冥想的15分钟指导:A Guided Meditation on the Body, Space, and Awareness with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这种练习从根本上说与这个社会运行的方式和节奏相反的,所以想要长时间长期地坚持并不容易;而说到需求他人的反馈,我最深切的感受就是我们本能的会和与自己观点和意见一致的人在一起,这样自己的很多观点和想法能够自然的得到他们的确认,这让自己过得很舒坦,因为这样营造的自我环境是稳定的。我们本能地寻找认同,以不断强化内心的安全感。所以做到第二点其实同样困难。

然而,如果不面对困难,我们又该如何认知并面对自我呢?如果我们一直『舒适』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也不是不行),那么确实Ray的这本书与我们也就没什么关系了。但万一我们心有不甘呢?

这就谈到另一个Ray很强调的观点,就是面对挫折失败的态度,也是在面对自我,面对外部环境时最重要的问题:

我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既知道如何努力追求很多东西,也知道如何正确地失败。“正确地失败”是指,能够在经历痛苦的失败的过程中吸取重要的教训,从而避免“错误地失败”,即因为失败而被踢出局。
你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总结这些失败提供的教训,学会谦逊而极度开明的心态,从而增加你成功的概率,然后继续挑战自己的极限。

从小我们就知道那句『失败乃成功之母』,但是对多数人来说,这只是一句套话,在失败时自我安慰的说法。实际上我们的教育,我们的社会环境对失败的容忍度很低,很少会培养我们平和面对失败,脱离情绪客观分析失败的能力,这使得你难以做到从失败走向成功。更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在需要变通时我们刚愎,在需要执着时我们怯懦,无法摆脱害怕羞耻悔恨的情绪真正面对失败,真正面对自己的弱点。然后就是不停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我们称其为『宿命』聊以慰藉。其实只是我们没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我。

人性的弱点是难以克服的,否则我们早已在去向各自愿景的路上狂奔了。所以Ray非常重视计算机系统在整个系统中的作用,不仅通过计算机决策系统辅助人们最大程度地去除情绪对投资决策的影响,并且在犯错时提供一种辅助方式:

用一套程序确保问题会摆在桌面上,同时确保问题根源会得到剖析,这样才能实现持续的改进。

相应的政策就是,允许员工犯错,但必须进行公开的记录并分析,这样可以被免责。但绝不容忍对错误的瞒而不报行为。

这也是第三部分会提到的『错误日志』机制,把自己遇到的问题摊开来真实的呈现在大家面前。这是困难的,难受的,却也可以是刻骨铭心的,历练的宝贵经验,如果我们能勇敢地去面对内心最脆弱敏感的部分。这大概就是Ray和桥水最厉害的地方。不仅把这件事情指出来,同时用系统性的方法迫使你去面对。

在第三个层次说明认知与面对的问题后,就聚焦到Ray所从事的事业/道路,投资的具体层面上。

在对自我认知与面对上:

所有了不起的投资者和投资策略都是有弱点的。在弱点呈现时就对其失去信心是一种常见的错误,就像在其有效时对其过于迷恋一样。明智的人在经历各种沉浮时都始终紧盯稳健的基本面;而轻浮的人跟着感觉走,做出情绪化的反映。

在对环境认知与面对上:

我对自我出生以来未曾发生过的而之前发生过很多次的事情感到惊奇。你最好弄明白其他时间、其他地点、其他人身上发生的事,因为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发生在你身上,而且一旦发生在你身上,你将不知道如何应对。

回过头来说,什么样的人更可能克服上面四个层面(或者说前三个层面,而不拘泥于投资领域)涉及的人性问题和困难,取得更持续的成功呢?

与经验相比,我更看重个性、创造力和常识感。我相信拥有把事情探究明白的能力,要比拥有如何做某件事的具体知识更重要。
自身视野宽阔,又能与其他聪明人良好的沟通,了解他们不同的有益视角,这样的人才会做得最好。

也就是说一方面对自己面临的任何问题有好奇心,不会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并具备独立剖析自己和环境的问题的能力;另一方面要能够有宽广的见识帮助自己跳出自我局限,并能寻求比自己更智慧的人的帮助,来审视自己的现状与问题。

以上是我所理解的《原则》这本书第一部分的核心内容。在四个递进的逻辑层面上为所有的原则的缘起提供了一个大背景。

除此之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三句关于投资的经验:

在交易中,你必须既有防御心又有进攻心。如果没有进攻心,你就赚不到钱;而如果没有防御心,你的钱就保不住。
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的要诀之一,是只对你有高度信心的投资对象进行冒险押注,并对这些对象进行充分的分散投资。
想要拥有很多优势,而又不暴露于不可接受的劣势之下,最稳妥的方式是做出一系列良好的、互不相关的押注,彼此平衡,相互补充。

这三句是高度关联的,首先要有能力进行主动投资,对投资的对象要有透彻的理解并敢于出手;其次要有能力抵御风险,为此要能够识别投资对象所蕴含的风险,并有方法实现风险的对冲。而要做到这一点,意味着我们需要对不止一种投资品类有充分透彻的理解和把握,这样我们才有能力选取一系列『良好的、互不相关的押注,彼此平衡,相互补充』。否则我们永远都会在系统性风险的阴影下进行投资活动,这是难以持续的。所以之前在碎碎念-20190708那篇文章我也才会提到现在看来我所看到的投资机构恐怕都不存在实质的风控机制。多数机构存在,一方面并不是真正的专业投资,而有涉及更复杂的内幕,另一方面则是脆弱的投资系统不足以支撑起真正专业的投资机构。

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Theme by Hacker
© 2019 王磊